客服電話

鄭培敏的新Title: 6年回報40倍 大文化產業投資回報最高的自由投資人開始正式募資

發布日期:2015.09.11 | 來源:投資界 | 瀏覽次數:1793
分享到

  下午4點20,剛剛從上海抵達北京的鄭培敏要趕在晚高峰前趕到位于東三環的金茂威斯汀酒店,他約了一家管理資本量近200億美元的投資公司MD見面。

  鄭培敏是上海榮正咨詢的創始人、董事長。上海榮正咨詢是國內股權激勵咨詢行業NO.1的“投資銀行精品店(Investment Banking Boutique)”型顧問機構,市場占有率常年位居第一,曾多次參與證監會股權激勵管理辦法的制定和修訂。

鄭培敏的新Title: 6年回報40倍 大文化產業投資回報最高的自由投資人開始正式募資

  最近,他正以一個新的身份——“大文化產業投資人”,活躍于投資界。與之相配,他啟用了新Title:上海榮正投資董事長。在鄭培敏的規劃中,未來的榮正應是一個迷你版的高盛,咨詢服務的FA業務與資產管理的GP業務并重。

  這次見這位MD就是幫一個項目去談下一輪融資。“明早還要見王長田,我們是20多年的老朋友了,那時我在清華讀研究生,他還在《中華工商時報》當記者,我們在北京德外的一間建材店中不期而遇,他去采訪,我去搞社會實踐和調查,結果我們兩個讀書人交上了朋友。”鄭培敏次日要將自己投資的一個項目介紹給王長田。

  最近,鄭培敏的70%時間是放在投資領域。其實,早在7-8年前鄭培敏就開始投資了。不過,當時都是幫朋友投資,用鄭培敏的話說是“悄沒聲地賺錢。”這次鄭培敏打算募集一支規范化的基金。

  三原則:大文化、小基金、不賺二級市場的錢

  榮正投資的首支基金名為“利寶文瑞”泛文化產業投資基金,規模在4-5億人民幣,其中鄭培敏自己會拿出1億。他認為,這是國內基金業GP往基金中放自己的錢比例比較高的做法,表明了自己的信心和象打理自己的錢一樣對LP的錢負責任。

  正式涉足投資業,鄭培敏有三個原則:只做小基金不做大基金;只做大文化產業;只賺一級市場的錢,不賺二級市場的錢。

  “現在市場上,很多規模幾十億的基金,IRR也就10%左右。”在鄭培敏看來,基金一大,投資收益被攤薄的程度就越高,國內絕大多數大基金最后都是賺管理費,只有小而美的專業化基金才能真正給LP賺錢。

  鄭培敏2009年開始涉足文化領域投資,2010年資本市場泡沫漸起,曾投資過Pre-IPO的企業,也參與過上市公司的定向增發,但收益都一般。直到2012年,開始聚焦大文化領域,之后投資的11個項目中9個屬于大文化領域,投資金額中86%投資于文化領域。2015年以后,鄭培敏的投資真正進成熟期,形成了獨有的投資邏輯和投資風格。

  “醫療、互聯網現在很火,但是,我的原則是堅決不碰不懂的東西。”鄭培敏將投資方向聚焦在大文化產業。鄭培敏眼中的大文化產業是這樣的一個鏈條:內容創意—生產制造—渠道傳播。大文化又可以分為三個維度:以電視電影、文化演出、報刊雜志等為主的傳統文化;新媒體內容、二次元世界、網絡影視、文化互聯網+為代表的新興文化;以旅游、體育領域、文化衍生品、文化設備制造為代表的文化衍生領域,后兩類以及內容生產是鄭培敏關注的重點。

  鄭培敏投資的第一個大文化領域的公司是長城影視。“2009年,我偶然投了長城影視,他們2007年國企改制管理層收購,08年開始融資,但是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投資人。” 鄭培敏回憶說,“雖然我自己的工作跟文化藝術不沾邊,但是我哥哥畢業于上海戲劇學院舞臺美術專業,他的同班同學有知名的華人當代藝術家蔡國強、現任上海戲劇學院院長韓生等文化名人。與長城影視董事長見面一聊,再參觀了我和我哥聯手打造的上海最大的創意園“紅坊”后,他們認為我們是很懂文化的投資人,雙方一拍即合。”當時,華誼兄弟還沒上市,還沒有人相信影視公司能夠上市。2014年“長城影視”地在深交所中小板借殼上市,成為國內第一個借殼上市的影視公司和主板第一個影視公司,這筆投資不久前已經完全套現,給鄭培敏帶來了近40倍的投資回報。

  由于“長城影視”董事長趙銳勇是國內影視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中唯一的國家一級作家,在對“長城影視”的投資培育過程中,讓鄭培敏意識到原創能力是影視文化公司的命脈。2012年,鄭培敏聯合中國文化產業基金投資了舞臺劇領域內容創意能力超強的“開心麻花”、獨立投資了“錦輝文化”,今年年初又與原騰訊唯一的天使投資人劉曉松創辦的青松基金聯合投資了女性視頻節目制作公司“蘭渡文化”。

  鄭培敏發現,原創IP可以衍生出眾多商業模式。內容創意是大文化產業的根本。“關鍵是大家喜歡這個IP,就像紅樓夢、西游記、莎士比亞的戲劇幾百年不衰,體現人性的東西的是永恒的,有那么多網絡游戲公司在講三國。我們找的就是具有IP創造能力的公司。

  很快,鄭培敏發現除了優秀的原創,內容改編領域的市場潛力也非常大,2014年6月投資了以改編《盜墓筆記》和《小時代》為代表作的錦輝文化,將知名網游改編成出版物的童石出版。“錦輝文化就是專門把經典IP、流行IP轉化為舞臺劇的公司,《盜墓筆記》,《小時代》,就是兩部經典的代表作品。”鄭培敏說。

  2013年,文化產品的傳播渠道開始進入鄭培敏的投資視線,2013年投資的“聚橙網”和“華彩天地”都是典型的渠道。“聚橙網”是國內領先的演藝經紀公司,而“華彩”則是專做國內三四線城市的電影院線投資運營公司。

  最近一年來,鄭培敏將投資觸角伸向了文化衍生領域,去年10月,鄭培敏投資了“天絡行”,“天絡行”屬于以卡通品牌形象打造的IP運營公司,主要通過品牌授權的方式來打造IP,代理了喜羊羊、阿貍、WWE、WINX等著名動漫形象的授權,同時也擁有獨立的內容版權。

  聚焦行業、不聚焦階段,是榮正的投資策略中的另一大特點。從天使到Pre-IPO,各個時期,都在鄭培敏的投資范圍。“蘭渡是天使,洛克公園PreA和A之間,天絡行是B輪。”

  “不貪戀:只賺一級市場的錢”,之所以長城影視能夠獲得近40倍的回報,主要是退出時點選的好,“我們在這輪股災之前一個月全部退出了。我個人偏理智,這也是我這次能夠成功逃頂的性格保障。”鄭培敏調侃說。

  只賺一級市場的錢,不賺二級市場的錢,投資金額小的,在上市以后3個月就退出,金額大的,在上市后6個月也必須完成退出。“二級市場賭性極強,而一級市場的成長性是確定的。不賺我看不懂的錢。”鄭培敏對自己的要求是有原則、有紀律的投資者。

  投資思路:剔除“娛樂幻象”

  文化產業的風險投資帶有各種“娛樂幻象”,與當下任何一個熱門風險投資領域,如TMT、移動互聯網、醫療健康、環保的投資思路都大相徑庭。

  文化產業投資最大的風險是娛樂幻覺,文化產業投資要求人要把人不當人,因為人都是有感情的,對明星以及和自己相關的影視作品容易產生“娛樂幻覺”,一部電影即便有再大牌的明星也不見得票房好,票房差異可能非常大,因此需要極度的冷靜和理智。

  到目前為止,鄭培敏一個電影都沒有投,因為電影風險太大,如果一個話劇不成功,頂多損失幾百萬,但是對動輒幾億的電影來說,幾千萬都算是低成本投入。

  話劇是最好進行低成本檢驗IP市場價值的文化形式。電影只有2-3個月的檔期,但是一部話劇可以演10年?;熬緶艫煤盟得鞴適潞?,而內容好這是永恒的,可以做成游戲,做成電影。

  在中國投文化產業,另外一個重大的風險是政策風險。這要求創業者的政治把握能力要非常強。“我們為什么投“長城影視”?“長城影視”是唯一被中宣部認可,可以直接拍攝重大革命歷史題材的民營影視公司。”有好的內容生成能力,而且既能把握政策風險又能抓住各年齡層消費者,這是鄭培敏看好并且投資“長城影視”的關鍵。

  IRR低于30%就是不合格

  “我們從2007到2011年,失敗率是很高的,可能達到50%。”鄭培敏坦言,“其他行業有不少失敗案例,正是由于這些失敗的經驗教訓,讓我們對股權投資產生了敬畏心。2012年聚焦文化產業之后,成功率大大增加。文化行業我還沒有失過手。2009年至今,文化類項目平均的投資內部收益率達到68%,投資的最差的企業是通過企業回購的形式退出的,年化收益率也達到了15%。”

  鄭培敏對自己的要求是:1、內部IRR低于30%就是不及格,是不可容忍的。2、失敗率不能高于30%,這個失敗率怎么定義?根據鄭培敏的標準:“本金不能全部收回的就是失敗項目。”

  首先,行業增長快。中國影視文化是高增長行業,中國環保、健康醫療和文化都是增長非??斕?。精神消費品和生活質量提高的行業都將有巨大市場,最典型的例子是電影票房,全行業每年25%的速度增長,如果在全行業25%的速度增長情況下,IRR做不到25%就是低于整個行業增速的,就是失敗的。2、專注可以獲得更好的回報。榮正投資只投大文化產業,只深耕大文化產業。另外,鄭培敏曾是一家影視上市公司——長城影視的VC股東,現在又同是一家影視上市公司——新文華的獨立董事,1家擬上市影視公司——華視影視,(《平凡的世界》、《致青春》等影視作品的出品方)的獨立董事,這樣的背景,在國內很難再找到第二個,這也是鄭培敏投資文化領域的核心競爭力之一。

  “晨光文具”是“榮正”特有的“咨詢+直投“的經典案例,2010年,鄭培敏聯合“鼎暉”一起投資“晨光文具”。“晨光文具”是國內文具排名第一的品牌,2014年11月份通過A股IPO審核,2015年1月在上海主板上市。即將退出的這筆投資預計為投資人帶來15倍的回報,獲得超過1億元的投資收益。

  上半年投資“蘭渡文化”時,其估值5000萬,現在半年時間估值已經翻了5倍。投資上海錦輝文化,鄭培敏看好的是他們的團隊和商業模式,當時公司7000萬估值,鄭培敏投資了1250萬,占19%股份,第二大股東,現在應該有3倍的回報了??穆榛?,鄭培敏投資了幾百萬,現在公司至少20億以上估值,回報也在6、7倍以上。

  “我現在很摳門的,很少有投資幾個億估值的,我現在還沒有投5個億估值以上的企業。文化產業真的能規?;氖嗆萇俚?,我們一定要控制我們的投資成本。”

  鄭培敏的單筆投資都不大,公司發展得好,就繼續追投,“天絡行和錦輝都追加投資了,我們希望投的家數不太多,但是跟著他們一起成長。”鄭培敏說。

  在鄭培敏看來,國內文化產業基金有幾類,一類是以投項目為主,第二類是投國有資產,這兩類回報都不會很高。而真正能夠市場化的,分享企業成長的投資公司,在中國不會超過5家,甚至2-3家都不到。未來大文化投資領域將快速發展,而“榮正”要做的就是先人一步,成為國內最專業的市場化大文化產業投資機構。

掃描二維碼使用手機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中國典當聯盟網無關。中國典當聯盟網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微信號:中國典當聯盟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提示



對不起,本??榻鱸市鞻IP1、VIP3用戶進行查看。

如需進行賬號等級提升,垂詢:(010)89920415/89920416